關注一起調研網微信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行業資訊 » 正文

愿你帶著田野調查的勇氣體驗起伏的人生 ,從高考開始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06-10  瀏覽次數:331
核心提示:文 | 藍佩嘉臺灣大學社會系教授一邊是高考季,一邊是畢業季,處在人生的“決定性瞬間”,嶄新一代該如何面對未來的不確定性?今天我們推送的,是臺大社會學系教授藍佩嘉給畢業生的致辭。她對這些精英學子說,未來的人生絕對比統計考試來得困難許多,要帶著做田野調查的勇氣,體驗起伏的人生;要站得遠一點,不要把自己放在世界的中心,而要把世界放在你的中心。首先,恭喜大家順利畢業!過去這四年來,你們很

文 | 藍佩嘉

臺灣大學社會系教授

一邊是高考季,一邊是畢業季,處在人生的“決定性瞬間”,嶄新一代該如何面對未來的不確定性?今天我們推送的,是臺大社會學系教授藍佩嘉給畢業生的致辭。


她對這些精英學子說,未來的人生絕對比統計考試來得困難許多,要帶著做田野調查的勇氣,體驗起伏的人生;要站得遠一點,不要把自己放在世界的中心,而要把世界放在你的中心。


首先,恭喜大家順利畢業!


過去這四年來,你們很認真地完成社會系繁重而扎實的訓練,你們不僅在課堂與圖書館里學習,也進入不同的田野操作深入訪談、問卷調查、參與觀察,許多人也在社區、街頭、非營利組織、社會企業等進行公共參與的實作,關心社會改革的議題。作為老師,我們從你們身上也學到很多。


我在過去八年來開授《社會心理學》的必修課程(大家都有修過,有些人還修過兩次),每一年的期末作業我都請同學回顧他們的親子關系與童年經驗,并且回答以下的問題:


你的父母(或其他主要照顧者)來自怎樣的階級背景,對于他們的教養方式有何影響?又形塑了你怎樣的秉性與機運?


修課人數在九十到一百二十位之間,每年我都大略統計了同學們家庭背景的分布。


平均來說,有一半以上的同學來自于典型的中產階級家庭,但也有一半是所謂的“第一代大學生”,他們的父母沒有機會念大學,有些透過做小生意改善了經濟處境,也有一定人數的學生來自勞工階級的背景,他們的父親是黑手、司機、作業員,他們的母親是店員、菜販、清潔工。

臺北街頭


現場的畢業生中,如果你是家里的“第一代大學生”,你應該感到非常驕傲,因為你的努力突破了結構的限制。


駱明慶、林明仁等學者利用臺大校務資料或是全國的稅務資料,都發現親代的收入、資產愈高,教育支出也越高,而子代越容易就讀公立大學、頂尖大學。不論是在過去獨尊聯考的時代,或是多元入學的管道,都出現類似的現象。


但是,請不要忘記,在成長的過程中,你也受到學校老師及其他社會的善意支持。許多來自階級弱勢家庭的同學告訴我,因為遇到一位相信他的老師,因為未婚姑姑的細心呵護,讓他們接觸到更豐沛的教育資源與發展機會。


當這些同學穿越階級界線或是跨過城鄉差異,來到臺北、臺大求學,這樣的經驗往往帶來許多非預期的文化沖擊。


我也想告訴你們,這些不安全與挑戰所培養出的韌性與彈性,在未來都會成為你人生里豐碩的養分。


許多中產階級家庭出身的同學,看完我的研究論文后會驚訝地說:“啊,原來父母為我做了這么多!”當然,我相信你自己一定也很努力,但是,有很多像我們一樣努力的人,他們并沒有類似的機運,因而在遇到某個瓶頸時滑落了。


所以,請你記得,形式上的“公平”,并不是實質的平等。

臺大體育場


在臺大教書、讀書的我們,其實未必會成為“人生勝利組”,但無疑是教育制度中的得利者。我們享有的資源與特權,應該讓我們在未來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而不是用來譏笑別人分數或薪水比較低,排除沒有機會的人。


在社會學的課堂上,我們一再強調“同理心”是一種重要的素養能力,這不是要你同情不幸,可憐弱勢,而是能夠透過分析與比較,看穿結構與社會不平等的作用,進而反思自身的限制與盲點。


菁英資源和階級優勢提供了我們社會流動的入場券,但這樣的位置也構成視野的阻礙,讓我們看不見人們差別的處境,容易掉進個人主義的陷阱,甚至偏執于單一、扁平的評價標準。


站得遠一點觀察自己所站的位置,我們可以看到更立體的社會圖像。不要把自己放在世界的中心,而要把世界放在你的中心。

臺北街頭


我也要感謝在場的家長。當初,你們的孩子在選填志愿時,能夠尊重他們的選擇,后來,也沒有逼著他們轉到貌似較有市場價值的科系。身為父母或老師,我們的角色是什么?


我想借用心理學家高普尼克(Alison Gopnik)的比喻,我們要做孩子的園丁,而非木工師傅。木工師傅在意的是精確規劃,企圖降低混亂與不確定。但其實,教養更像照顧一座花園或菜園,我們只能定期澆花施肥,給予充分的日照與安全的環境,大自然、風土、天候都充滿不確定性,開花與結實令人驚喜,但蟲害等意外也難以避免。


未來的路上,請繼續給予孩子們支持,讓他們有摸索與嘗試的機會,讓他們逐步打造自己人生的藍圖。


為人父母者,需要提醒自己“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為人子女者,也要記得“你的爸媽不是你的爸媽”。


我不贊同父母理所當然地要求孩子承擔感恩或回報的義務,但我也不認為子女有把父母無條件的呵護與支持當成天經地義的權利。


待會請抱抱你的父母與家人,他們也是脆弱的、他們也有自己的人生與困頓。在不同的生命階段中,讓我們摸索照護彼此的方式,尋求相互滋養的可能。

臺大校園


各位畢業生,你們即將離開這所系館、這個校園,甚至這塊土地,航向下一階段的人生旅程。出發前我想送給大家四個社會學的護身符,希望它們在未來的道路上陪伴你,就像我時時提醒我自己:


首先,帶著做田野的勇氣體驗起伏的人生


十多年前我開了一場小型眼部手術,當醫生剝開我的角膜,完全沒有光的那一刻,我感到極端的恐懼,突然我想到可以這樣鼓勵自己:“你就當作在做田野觀察好了!”


瞬間我勇氣充滿,細心“觀察”(雖然看不到)醫生說話的口氣與動刀的方式,好像回去可以寫兩頁田野筆記。


我跟大家保證,未來的人生絕對比統計考試、研究法團體報告來得困難許多,你一定會犯大大小小的錯誤,你難免會經歷失敗與挫折,你必定會有時感到彷徨無助。


這些時刻,我希望你能帶著做田野的心情來面對人生,不論研究發現為何,過程本身便是重點。祝福你內心中有不滅的田野魂,可以在需要的時候燃起勇敢與堅持的火苗。


第二,懷著好奇心擁抱多元、不確定的世界。


不安全與不確定已成為當今世界的常態,產業與科技日新月異,全球與在地交互影響。大學教育能提供給你的,不是人生的地圖或說明書,而是探索的羅盤與工具箱


我希望你們的眼神中能永遠閃爍好奇的光芒,視不安全與不確定為改變與創新的契機,不斷質疑單一的框架或二元的分類,同時尊重不同的文化價值、生活方式、家庭組成,因為,唯有在生態多元的菜園里成長,我們才能欣欣共榮。


第三,時時遠觀自己,重建結構的磚墻。


過去有些同學跟我說,社會學學得越多,越感到無力。課堂上談到的問題,父權、種族歧視、階級不平等,感覺都是我們無力改變的巨大結構。


大家要記得,我們從來不是自外于“結構”,我們就是“結構”的一部分。如果結構像是一道墻,這道墻之所以被筑起,是因為每個人都貢獻了一塊磚,也就是說,結構之所以延續再生產,是因為人們在日常生活中習焉不察地“做性別”,復制種族刻板印象,漠視階級不平等。


墻既然是人們打造的,當然也就可以由人們拆除、重建。改變絕非一蹴可就,但絕對是可能的,讓我們一塊一塊磚頭地來吧。


最后,我期望你們能夠溫柔地對待自己、扶持他人,做一個凝聚社會的照護者。


也許有一天你會成為父母,或者,你會用其他的方式來共同拉拔下一代的孩子。你不需要發大財,成為臺灣之光,甚至征服宇宙,但祝福你們能成為更好的照護者,滋養自己,也扶持他人。謝謝大家。


圖文來自網絡。



 
 
[ 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視頻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
 
分享按鈕 【高调照片】单双中特